服务热线

+8610-84928167

hACE2- HeLa 人源化细胞系

HeLa细胞系


       将人的ACE2基因(hACE2)通过pMX反转录病毒载体转进HeLa细胞,通过筛选获得HeLa细胞系。

       HeLa最常用的人类永生化细胞系。该细胞系来源于1951年从死于癌症的亨丽埃塔·莱克斯身上提取的宫颈癌细胞。野生HeLa细胞,对冠状病毒不易感。hACE2-HeLa细胞,由于重新转入人的ACE2受体蛋白,对新冠病毒(2019-nCov,SARS-CoV-2)和SARS-CoV病毒,均易感。可用于抗SARS-CoV和SARS-CoV-2药物的体外评估、中和抗体、疫苗与冠状病毒发病机理及病毒检测分析等实验研究。


hACE2-COS7细胞系


       将人的ACE2基因(hACE2)通过pMX反转录病毒载体转进COS7细胞,筛选获得hACE2-COS7细胞系。

       COS7是来源于非洲绿猴肾成纤维细胞并经SV40病毒基因转化的细胞系,能组成型地表达SV40 T抗原,使得任何复制启始位置带有SV40启动子的转染质粒能够以很高的拷贝数进行复制。hACE2-COS7细胞,由于表达人的ACE2受体蛋白,对新冠病毒(SARS-CoV-2)和SARS病毒,均易感。可用于抗SARS-CoV和SARS-CoV-2药物的体外评估、中和抗体、疫苗与冠状病毒发病机理及病毒检测分析等实验研究。


hACE2-3T3细胞系


       将人的ACE2基因(hACE2)通过pMX反转录病毒载体转进NIH 3T3细胞,筛选获得hACE2-3T3细胞系。

       3T3细胞系,是从Swiss白化小鼠胚胎组织中获得,已成为标准的鼠源成纤维细胞系。野生3T3细胞,对冠状病毒不易感。hACE2-3T3细胞,由于表达人的ACE2受体蛋白,对新冠病毒(2019-nCov,SARS-CoV-2)和SARS-CoV病毒,均易感。可用于抗SARS-CoV和SARS-CoV-2药物的体外评估、中和抗体、疫苗与冠状病毒发病机理及病毒检测分析等实验研究。